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鉤沉>

徐寬福在坦贊鐵路的日日夜夜跨越大裂谷 會戰馬通段

來源:發布者:徐信安 徐迅時間:2019-06-20

馬通段分為馬通和通謙兩段,即:從坦桑尼亞的馬坎巴科經通杜馬,穿過贊比亞北方省省會卡沙瑪,到達謙比河,兩段合計全長652.12公里。

馬通段相比達姆和姆馬段來講,地質條件相對好一些,橋、隧、涵也要少些,只是該段新增加了3座隧道,共長713延米。鐵路不僅要穿過著名的“地球上最長的傷疤”東非大裂谷,而且還要過境到贊比亞。在這條“傷疤”上,分布著眾多美麗的火山和湖泊群,比如爾塔阿雷火山、維多利亞湖等。徐寬福和同志們無暇游覽這里的美景,馬不停蹄繼續向新的工地開進。

鐵路經過火山灰地區姆貝亞,晴天土很硬,雨天成稀泥。地下水很發達,下挖1~2米就出水,給施工造成較大困難。為了不影響工程進度,徐寬福召集大家集思廣益,經過反復研究,決定對路基采用換土填土的施工方案,擴大排水溝,從遠處運來黃土封閉路堤,有效地攻克了這一難關。

這一地區還有三件“寶”,白蟻包、毛豆角、非洲痘。當地白蟻很多,以致黑人朋友把白蟻當食物抓來吃。當地的房子和電桿都是用石頭和水泥做的,只有這樣才能防止被白蟻蛀咬。白蟻包大到可以在上面蓋兩層樓,白蟻堆的土特別硬,硬到需要用推土機才能鏟掉。徐寬福和同志們變廢為寶,把白蟻包用來當公路路基的石子。毛豆角是黑人朋友的主食之一,他們平時主要的食物就是玉米和毛豆角。非洲痘是當地的一種地方病,就是腳上長甲縫癤子,里邊藏著小蟲子。徐寬福和一些同志也曾患過這種病,住院開刀動了手術才治好。

當地的自然環境也是施工必然要面臨的挑戰,炎熱的氣候,強烈的日照,給施工人員帶來了很大的傷害。在工作中,頭上烈日曬,腳下石頭烤,兩腳燙得站不住了,工人們就往靴里灌涼水,腳被泡腫了,活兒還在堅持干。施工現場經常出現野生動物,大到象、獅、豹,小到采蠅、毒蜂,都危及施工人員的生命安全。有位技術員在施工勘測中不幸遭遇大群毒蜂,被團團圍住無法逃脫,蜇得遍體鱗傷,毒素侵入全身,不治而逝。施工中常常發生技術問題、設備故障、生產安全事故等,這些都被徐寬福和同志們以頑強的毅力一一戰勝,因為他們心中裝有祖國的榮譽、人民的期望。

馬通段新增的3座隧道,交給了曾鏖戰姆馬段的鐵二局隧道大隊一分隊。他們發揚了不怕勞累、連續作戰的精神,以最快的速度轉戰馬通段。進入施工現場后,他們又克服對線路工程不熟悉、缺少大量推鏟司機等不利因素,在兄弟機隊的幫助下,一鼓作氣,僅用8個月時間,至1973年一季度末,完成了全部主體工程。

雨季終于隨著5月的結束被旱季接替,馬通段掀起了全面施工的熱潮。“抬頭看天,低頭看山,一日三餐,吃了上班。”這句順口溜是徐寬福和同志們單調生活的真實寫照,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下了遠洋客輪,在達市接待站封閉休整幾天后,坐汽車來到工地,開始了這樣日復一日的生活。有時徐寬福也思念家、思念妻子、子女和遠在老家的父母,這些思念他只能化成動力,只有努力工作,才能為國為家爭光。

1973年7月,坦贊鐵路鋪軌至坦桑尼亞西南重鎮姆貝亞城。當鋪軌到達姆貝亞省時,姆貝亞省立刻沸騰起來,人們從四面八方涌向姆貝亞車站,興致勃勃地參觀鋪軌,有的黑人朋友跟著鋪軌機整整看了三天。

為了慶祝鋪軌到省城,姆貝亞省政府和省坦盟黨總部,7月12日在姆貝亞車站舉行坦桑尼亞境內全部鋪軌通車的慶祝大會,到會代表及當地黑人朋友達3000多人。同年8月27日,坦贊兩國政府在通杜馬明峒上海關廣場,舉行了隆重的鋪軌過境慶祝大會。坦贊兩國總統和中方代表以及扎伊爾共和國總統代表、政府高級官員、一些外國使節,在雷鳴般的掌聲和歡呼聲中登上了主席臺。

在慶祝儀式上,兩位總統和中國駐坦、贊大使先后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,祝賀三國人民經過三年來的艱苦奮斗所取得的勝利。兩國領導人來到通杜馬明峒坦端峒口,由卡翁達總統剪彩,鋪軌機鋪下了進入贊比亞的第一排鐵軌。當地群眾兩萬多人身穿節日盛裝,跳起非洲傳統舞蹈,載歌載舞,一直歡慶到深夜……

鋪軌路過兩個國家的國境,一國總統歡送,一國總統迎接,這在世界修路史上找不到如此空前隆重的場面。

鋪軌到贊比亞,標志著坦桑尼亞境內的坦贊鐵路工程已進入全面收尾配套階段,線路工程的重點已經轉移到贊比亞境內,徐寬福也跟隨筑路大軍轉戰到了贊比亞。 

(連載之七)
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及时更新